“以太网采矿测试网 最好”

“以太网采矿测试网 最好”

OKCoin币行分析师表示,比特币目前表现出较强烈的看空形态,一旦出现下破,空间不可小觑,建议一定要严格控制好风险。日内上方关注17900阻力,该阻力不能放量上破可以暂时打消建仓念头;下方支撑关注15300和13500两个价位附近,出现止跌可以采取分批建仓策略参与反弹。已太泛当前各主要周期的走势都处在非常明确的空头趋势中,下跌趋势就是最客观的现实,不要总是有抄底的思想,逆势对少错多。日内关注1560一线,此价位已经由支撑转变为阻力,在没有对该价位放量站稳前,不要盲目介入,强者恒强,弱者恒弱。
当以太坊进行分裂的时候,很多人都很担心生成的额外“价值”这个问题。 在Coindesk也有文章阐述了这个问题。但是总的来说,就比特币分裂而言,快速执行‘套利’是不可能的,因为分离比特币并不是容易的事情,交易所和参与其中的成员需要做相当多的工作。 此外,纯粹的区块链A和区块链B的供应最初是非常少的,增加的速度是非常慢的。这个速度由新挖出比特币的自然扩散率和UTXO的自然增长率决定。因为算力小和交易处理容量小,小算力区块链中的UTXO集合的自然增长率受到很大的阻碍。这避免了大量出现在ETC上的投机性投资,这些投机者曾因高风险而损失大量金钱,但还期望如果他们全部购买ETC,大多数的矿工就会跟着挖ETC。
周 {{MyAwardDay(7)}} {{(MyAwardDay(7) * CoinInfo.exchange_rate * getBTCPrice()).formatMoney(2, ‘¥’)}} {{(MyPowerDay(7) * CoinInfo.power_price).formatMoney(2, ‘¥’)}} {{MyProfitDay(7).formatMoney(2, ‘¥’)}}
    关于Blockchain 和 Token 能不能分开一直是值得讨论的问题,来看这几位社区意见领袖怎么说。在社区上有很多人在讨论 Blockchain 和 Token 到底能不能分开,其中我摘选了几段具有代表性的讨论,来自朱红兵、史兴国和李伟军。朱红兵:“没有 Token 的区块链,是一堆分布式的数据库。如果区块链没有了 Token,没有这种激励机制,那它就是一堆分布式的数据。如果 Token 没有区块链这种模式,它就相当于移动的积分。”史兴国:“认为没有币就做不了公链,这是从数字币的角度看问题。跳出这个思维,你会发现币是依附链而存在,而不是反过来。激励机制和经济模型可以有很多方式,币只是其中一种。”我个人对区块链挖矿带不带代币的激励问题是这么看的,其实 Gas 可以给也应该给,但挖矿给 UTXO 奖励可以说不,比如2100万个 BTC 已经被提前分配,然后大家再通过交易产生流通,而且竞争不需要太激烈。公链提前分配相当于基金会有一笔预算最终是要支付给矿工的,就像云计算的预算一样。此前李伟军就提出过,现在为了挖到 区块链奖励的12.5个比特币,假设耗费电力为2500美金一枚,相当于12.5*2500=31,250美金,那么能不能花大约3万美元直接购买一个原始区块,而电力不需要浪费?也就是说直接把2100万枚比特币的奖励预算拿出来成立一个基金,然后大家供应的 Gas 就来自这个基金。只有交易费没有新币奖励,竞争的矿机会减少。也许我这个假设有漏洞或问题,或者说初始成本过高,那么如果采用期权模式呢?可以分配期权,但是兑现的时候逐步进行,根据市场行情有一定的波动和变化。总之核心目的在于,减少初始分配的2100万个比特币的能耗浪费,正常待2100万个比特币已经被挖光的情况下,只有交易费而没有新币出现。我相信依然会有人在运营社区和矿机,但只能挣手续费,以及减少资源浪费,也就是说明明一万台矿机就够保证安全,现在偏偏百万台矿机在浪费。另外不是因为电费必须高币价才值钱,早期有很多人一个区块50或25的时候在挖,当减少到12.5觉得不值得的时候就退出了,其实算力竞争自然会降低成本消耗。文章原标题:BCF:链和币到底能不能分开  原作者:@小林本文来源: 新浪微博责任编辑:Jerry 查看全部
在一个领域拿出具有开创性的成果非常人所能,他需要恒久的精力和毅力维持。陈榕在上小学时就使用过计算机,这在现在来说是司空见惯的事了,但在那个年代可是凤毛麟角,在他小小的心灵深处,从此就栽下了计算机梦想的种子。陈榕是科学家的后代,理应受惠于这样的家庭背景,但在中国那个特定的年代却有一番别样的命运,三年级的时候,父母去了五七干校,沉重的家务就落到了陈榕的身上,要知道,这个年龄按过去的标准还应当倒在父母的怀里撒娇。陈榕的妹妹比他小6岁,在上幼儿园,他每周都要走两站路,再转乘2路公共汽车接妹妹回家,然后跑到菜市场买菜,回家后摘洗、做饭。因为人还没有灶头高,陈榕炒菜时总是一跳一跳地用铁铲翻炒。由于自己是黑五类的后代,住在机关大院却没有在城里读书的权利,只能去上附近的农村小学。这在少年陈榕的心里一直是一个阴影。失落和无依感一直伴随着他的童年,农村的孩子与大院里的孩子打群架,他站在哪一方都会落得“叛徒”的称号。身份的暧昧不明让他迷茫不已,于是他开始发泄自己的愤懑,他讨厌学校僵死的政治挂帅教学模式,经常逃课,一个人下河摸鱼,偷学校里的书躲到小树林里看。这时他才享受到了自由的慰藉…… 
由于软分叉的固有特性,即在现有的规则条件下 ,软分叉收紧了区块有效性的规则,所以它会在原始链上带来区块重组的风险。分叉侧永远不会接受原始链的区块。因为原始链区块不符合软分叉的新增规则,所以在分叉侧看来这些原始链新增的区块,是无效的区块。反过来则不成立。因为在分叉侧中,这些符合更多附加规则的区块,显然也符合原始链的规则。所以,有一定的小概率会发生这样的情况:分叉侧区块链的增长速度,可能会超过原始链的增长速度,进而导致原始链上的区块被重组。对于硬分叉,上述情况刚好是反过来的:即只可能会在分叉链上产生重组,而原始链上不会出现区块重组。这是因为分叉链的新增规则,在原始链上是不兼容的。所以,硬分叉只可能有在分叉侧产生区块重组的风险,原始链不会受到影响,即原始链没风险。
本文的动机是,最近从Core 社区传出要实行UASF(一个只需要少数算力支持,不过还是需要大多数经济节点支持的执行方案)的消息,这对网络稳定的威胁是清晰且迫近的,尤其是经营比特币的交易所和企业。在UASF的情况下,区块链有可能分成2个或者3个分支,如果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实行UASF,企业,尤其是交易所如果无法应对这一特殊情况,有可能面临丢失客户资金的风险。不管他们实际上是否有意支持各种分叉,本文的目的在于让企业做好准备,以便他们能够在那样的情况下继续保护客户资金。
  由于本文截取的数据较早,而随着加密货币参与者不断增多,加密货币的市值和价格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瑞波币这匹黑马一度占据了市值排行榜第二位数日,但随后价格遭遇了腰斩,新秀恒星币和波场也挤入了前十,一度失落的以太坊近期全面领涨夺回第二的宝座,并创出历史新高。也许未来这份榜单还会有很大的变化,但是随着加密货币逐渐为人们所理解,越来越多的人会参与其中,而基于各个加密货币区块链的应用也会逐渐走进人们的视线,实用性以及可拓展性将是人们判别加密货币是否有投资价值的唯一标准,投机以及炒作也将得到合理的遏制,而随着TAO概念取代ICO,加密货币不在是单纯的代码,真正成为了一种资产,这也将成为未来资产配置的重要手段。
你在疯狂炒币割韭菜的同时,卖镰刀的人也在悄悄地看着你。一直以来,世界各地著名的虚拟货币交易中心频频遭遇黑客的攻击,不时传出用户账户被盗、用户数据泄露、比特币损失惨重等事件。然而,昨夜发生的一场事件让我们不但将视角转向币圈的这类虚拟货币交易平台,且同时开始重新审视它们背后存在的真实利益群体。“虚拟货币一开始被认为是纸币,后来被解释为金币,再后来演变成商品,最后才发现原来是股票期货性质……97金融危机再次完美上演,只是这次谁都可以当黑客版索罗斯。”一位网友评论。一场“突如其来”的黑客攻击北京时间3月7日深夜,据多名网友通过reddit、Twitter等网站爆料称,全球第二大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币安(Binance)出现系统故障,具体表现为多名投资者发现自己的账户被黑客入侵,其账户内的虚拟货币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以市价被卖出换成比特币,涉币种类超过20个。随后,黑客将被盗账户中所持的比特币全部高价买入另一种币VIA,导致VIA市价瞬间被拉高110倍。Coinmarketcap追踪数据显示,在7日截至23点35分左右不到一小时内,VIA的交易价由不足3美元飙升到接近7美元,翻了两倍多。截止北京时间8日13时48分,VIA币24小时内涨幅高达35.29%。然而,诡谲的是,黑客的攻击行为到此为止了。这些被盗账户里的资金并没有被黑客提走。其实,币安也注意到了异常情况,并立即暂停了所有币种的提现。深夜2点半左右,币安创始人赵长鹏在Twitter上发言称,“资金一切安全,黑客未劫走资金。”看起来,这像是黑客的一场恶作剧。币安方面回复称:一些用户报称个人资金出现问题,我们正在调查。目前只可以确认,受害者有注册过的API密钥。没有迹象显示币安平台被黑客侵入。只影响了部分用户,正在调查根本原因。用户无需更换密码。(暗示币安碰到的是技术故障,不是黑客攻击。)然而,事情或许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区块律动BlockBeats认为,“早有预谋的黑客当然会想到交易所会立即停止所有账户提现来挽回损失,所以他们来了一出‘声东击西’,攻击币安,但最大的利润并不从币安上获取。而是来自于:之前在全世界各个交易所上早就挂出的‘数字货币和代币做空单’。”事情的发展也确实如此,币安被盗消息传出后,大量虚拟货币被按市价抛售,一些不明真相的散户也加入了恐慌性抛售。随后,包括币安、火币在内的虚拟货币平台全面暴跌,比特币、以太坊等主流货币跌幅均超过5%。币安BTC/USDT交易也出现大量卖单,其中BTC竟一度跌破10000美元。所以,黑客需要的并非将盗取账户的VIA再高价卖出,换成比特币,分散到安全的账户提现,而是,通过将某一种或多种虚拟货币做空,利用交易平台进行的金融市场进行套现。甚至有国内网友回帖,称这是一起“自导自演”的事件,币安才是实际获利方……“还有可能根本就不存在黑客,而是那些用交易机器人的大户“自导自演”自己账号被盗,然后反手去其他平台做空。这种操作,你只用集合足够多的币就行,用一万个比特币能赚几十万个比特币。”随后,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在接受寻找中国创客采访时进行了回应:“首先,在整个(币安)交易平台出现的历史上,还是第一次出现平台受到大规模攻击,因为币安的安全壁垒高,所以一个币都没有丢。其次,尽管一个币都没有丢,币安在短时间内还是被“黑出翔”。币安没必要以摧毁自己的信誉去做营销,更不会动用平台账号去坐庄,发布和传播这种言论的网友都没有经过深思熟虑。再次,国内声讨之声空前壮大,一则之前(币安)拒绝上很多国内的币,得罪人太多;二则某些自媒体为了红而编撰故事;三则(虚拟)币价跌总要有人来背锅。最后,涉及账号没有一个在亚洲地区,和钓鱼网站投放渠道在海外有关。”假如像币安所言,是用户登录钓鱼网站所致,那么用户本身需要对此承担一定的责任。只是,不管这次币安是否受到攻击,攻击的原因又是什么,还是暴露了虚拟货币以及交易平台的各种问题。正如,虚拟货币建立的本身是“共识机制”,一旦市场失去了信心,该币种遭遇的将是毁灭性打击。直到现在,针对这一事件币安黑客攻击风波,众说纷纭,尚无一定论。对此,CSDN特别邀请了业界顶尖的安全专家,请他们对该事件进行简单评价。为了尽可能传达无误,以QA的方式呈现给大家。段钢:看雪科技创始人及CEO,看雪学院创始人和运营管理者,信息安全领域知名作者,长期致力于信息安全技术研究。范渊:杭州安恒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及总裁,浙江省科协副主席。杨超:数字化资本执行董事,密码学爱好者,投资过多个区块链早期项目,能源区块链实验室早期参与者,工业和能源行业信息化推动者,曾供职于国资委下属海外资产管理公司。1. 通过影响像币安这种中心化交易所的信息背书,来影响其他交易所。这是否侧面印证了如今的虚拟货币并非如人所述的“去中心化”?段钢:首先明确下概念,去中心化指的是“区块链账本”是去中心化的,“中心化”的只是交易所。随着虚拟货币影响的扩大,使用场景的增多,使用规模的增大,中心化交易所的操纵越来越困难。但这同时也提醒我们:真正去中心化的交易所才是大势所趋。范渊:虚拟货币通过去中心化联系,但由于交易方便等因素,很多交易平台并没有真正的去中心化,而是原来去中心化的虚拟货币部分环节又变成了中心化,尽管这块发展迅速,但安全能力并没有跟上。杨超:首先,现在大部分交易所都是中心化的,主要考虑的是降低交易费产生成本,内部账户撮合交易是相对稳定价格的一种手段。第二,去中心化交易所的安全性其实也没有一个运营认定,“去中心化就是安全的”其实只是依赖在理论层面,更多的是合理的验证节点选出机制和合理的钱包管理更为重要。我们看到部分欧洲的交易所其实正在做跨交易所的撮合交易系统,这个我和孟岩老师(CSDN副总裁)曾经讨论联盟链“交易所联盟”的机制比较像。2. 当前,区块链在互联网金融领域应用最为广泛,却以币圈的乱局为代表。此次黑客攻击不仅手段高超,且还具有一定的组织协作,通过做空市场以赚取利益,对此您如何评价?段钢:是不是黑客攻击尚无定论,而且也无从追究。从这次攻击来看,交易所的风控和安全,是中心化交易所重中之重。此次的黑客事件跟2014年的MtGox事件相比只是小儿科,乃是由黑客钓鱼钓到的少数账户,币又转不出去,巧妙通过API Key来自动化交易,操纵市场行情。范渊:总的来说,非常有意思,可以看出组织精密。不少人听到“去中心化”就热血沸腾,这次攻击也非常形象地展现了去中心化模型里的安全风险和混合新型利用。杨超:对于这个“黑客攻击事件”来说,我觉得方式方法有待讨论,是否实际有“黑客”攻击还是需要看币安团队的认定与分析。此外,交易所托管冷钱包的管理方法实际上很重要,而做空市场的复杂度,还是需要多家被做空交易所通过KYC系统来判断是否存在恶意做空的事实,协调相关执法机构;而通过交易所消息或者通过特定群体(如媒体)的方式做空,其是相当恶劣的手法。3.
币安在 Reddit 确认此次账号被盗与 API有关,但否认币安用户账户被盗。那么您认为币安交易平台进行的安全防护是否存在哪些不到位之处?如何从技术手段或金融手段进行安全防护呢?段钢:安全防护是中心化交易所自身需要加强提高的重点。例如,API Key的泄漏方式比较多,像官方被攻击,或是一些散户中了木马,还有一些第三方的自动化交易平台被攻击,或是人为的泄漏等。总的来说,安全防护方面是达不到金融级别安全的。但更重要的是透明和公平性,我觉得这个问题除了用去中心化交易所来替代别无选择。范渊:很显然,安全能力并没有跟上,传统安全的安全问题如web漏洞、系统漏洞、接口漏洞仍然存在,同时又引入了新的虚拟货币的安全问题,如身份验证等。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需要针对虚拟货币的交易系统做更多的安全保障,除了传统安全防护以外,还需要对交易所的数据进行更强的加密和隔离。4. 目前全球数字货币受此影响正持续下跌,对此次事件的后续影响,您会有哪些预期呢?段钢:虚拟货币的行情仍然是被少数巨头操纵的,所以不要期望一些量化策略,或是波段来套利。任何事件对虚拟货币和区块链技术都是个考验,但同时也提供了机会,短期影响的是汇率模型,长期更激励有志于从事区块链技术和应用推广的人在去中心化的道路上前行。范渊:这次事件肯定会有持续的影响,也会给很多人以警醒。我们也会专门分享这方面的知识和预警。虚拟货币的交易具备匿名性,这个是优势,但对于监管也产生了很多不利的因素,除非可以通过更先进的技术解决这个问题,否则这块也会长期被黑产利用。杨超:我现在愈发希望,多家交易所能够共同协作,形成介于去中心化与中心化交易所的混合融合的“交易所联盟”,提高撮合交易效率的同时,最大化地保证交易所用户自身的数字资产的安全。文章原标题:币安“碟中谍”,真相只有一个  原作者:琥珀本文来源: CSDN资讯责任编辑:Jerry 查看全部
一旦你开始挖掘,你可能想对你的进展有一些了解。点击“矿工”标签查看您的货币余额。这代表了你迄今为止开采的所有乙醚。CPU挖掘和GPU挖掘部分显示您当前的哈希率。使用每个部分的下拉菜单来选择您想要专门用于挖掘的CPU / GPU的数量(假设您有多个)。“股份”部分涉及如何将工作分配到采矿池中的不同机器,以确保每个人都能根据机器完成的工作获得公平的回报。请参阅比特币维基,了解更多信息。未确认的余额代表正在等待MinerGate服务器确认的已开采以太网数量。这将最终被添加到您的钱包余额。
想到将要降落的地方——美国,陈榕的心潮翻腾起来;那是希望的远方也是未知的远方。希望在美国这个计算机世界的摇篮里,自己从事的专业能够得到更深入的探索;忧虑那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命运没有给人现成的答案。这是上个世纪80年代初的一刻。从这一刻起,陈榕的命运就注定要属于计算机世界了。他一下跃入了美国超级计算机中心的诞生地——伊利诺大学香槟分校计算机专业的数码之海攻读学位。在那里,他由一只雏燕化作了一只凤凰,在升华的煎熬中,陈榕人生的坐标也在不断地变动着,那浩如烟海的代码和神秘莫测的数码逻辑一下激发了他的征服欲:不,拿学位已经微不足道,我要驯服计算机操作系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